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老师小说  »  【他日晴空】(11)【作者:夜待风雨】
【他日晴空】(11)【作者:夜待风雨】
字数:6789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满贵同学的戏份终于要结束了,女主唐晴还剩两个底线,下章一并放出——)

             第十一章 荒唐性事

  随着厨房里突然发出的这声晴姐娇喝,我不用想也知道刘满贵这下进去又到底干嘛去了。

  我不禁很是惊讶,心想这刘满贵特么的是精虫上脑了吧?都射了特么三次,竟然还如此精力旺盛?还想在厨房里再干一次晴姐?

  然而他难道忘了当下自己的处境了吗?才刚遭遇晴姐的对质与冷场,现下刚刚才出现了点回暖的迹象,就这样进去动手动脚起来了?

  我不禁很是佩服起刘满贵的勇气来,因为晴姐的脾气我很清楚,在她心情欠佳或者比较烦躁时,你若是不小心惹到她,那将会面临「灭顶之灾」。

  「你给我滚出去!」

  果然,娇喝声后,立即就传来了晴姐这一冰冷声音。

  只是可惜我现在不能过去,所以厨房里现在究竟是个怎样情景我也无从知晓。但我好似就看到了猥琐的刘满贵正惭愧而尴尬地从晴姐真空的睡袍里收回他的贼手,而晴姐那张冰肌般的清冷脸颜,含羞带怒,正用一种窒息般地漆黑眼神死死盯视着刘满贵。

  我猜想,刘满贵很快就会被灰头土脸地赶出来,这下恐怕连晴姐的夜宵招待也享受不到了。

  于是我好整以暇的在等着,嘴角挂着冷笑。可是等了有将近一分钟,我不禁皱起眉头,怎么回事?刘满贵还没出来?

  我当即就想到,不是吧,难道又干起来了??

  我赶紧侧耳去听,因为单身公寓很小,况且房门都还开着,厨房那边的动静还是能够听到一些。

  依稀的,我听到了衣服摩擦的声音,似乎是刘满贵的手正在晴姐睡袍里乱摸着。而晴姐睡袍腰带偏偏又系的那么随便,想到她胸前那两团香艳半露的美乳,时而裸露在领口外娇俏可爱的乳头,刘满贵若想要在她身上造次的话,确实轻而易举。

  当然了,前提是身材高挑的晴姐不会反抗。

  「嗯嗯……」

  而这时,好似就为了回应我似的,厨房里竟传出了晴姐这一悠扬的呻吟吐息。
  靠,这个骚货!明明刚才还一副坚决怒斥的口吻,可这才被一摸,这么快就老实、享受起来了?

  我不禁想到了这样一幕,穿着睡袍、春光乍泄,正在厨房前弯腰撅臀忙碌着的晴姐,却被偷偷潜入的刘满贵从身后一个突袭握住了胸前的双乳,男人西裤下的阳具紧紧抵住晴姐臀缝下隆起的阴户,双手从隔着睡袍揉捏双乳,到直接从领口伸进去,肆意玩弄着丝薄睡袍下晴姐那对雪白柔软的乳房。

  而男人发硬发烫的肉棒,更是隔着几层布料,在晴姐的阴户部位摩擦耸动,想要挑起晴姐的情欲。

  「嗯……给我……住手啊……」

  紧接着,就听厨房里又传来晴姐这听似呻吟又似娇喝的一声,但遗憾的是,完全就没有任何的说服力。

  「唐姐,你看你下面都这么湿了……求求你,就让我再干一次吧!」刘满贵当然不会死心,这声里带着极重的粗喘,说明他此刻是紧张、害怕而又激动兴奋的。

  不过好家伙,刘满贵这动作,竟然比我想象出的画面还要快速,贼手都已经伸到晴姐小穴那里去了?

  那一定是从睡袍的下摆直接伸进去的吧?毕竟晴姐睡袍下,可是什么也没穿,想那光溜溜的肥美阴户,就被一件丝薄不能蔽体的睡袍遮掩着,就跑去厨房做宵夜了。

  还真是淫荡!

  而现在,听刘满贵这话,晴姐的小穴已经很湿了。呵呵,刚才还表现的那么高贵冷傲,羞愤难当,如今这才被摸几下,就湿了?

  「嗯嗯……我让你住手!」

  「啊!——」

  可就在这时,我突然就听到晴姐这一厉声娇喝,伴随着刘满贵吃痛声音,厨房里那种窸窸窣窣的小声音顿时就停了下来。

  怎么了?我很是不解。

  「你现在胆子变肥了啊?敢对我用强?」

  「嘶……唐姐,快松手,要断了!」

  「说,还敢掏出你这脏东西蹭我这里么?」

  「不敢,不敢,你快松手啊!」

  听着两人这些话,我不禁更加惊叹于刘满贵的速度来,原来他不光是把手伸到了晴姐的小穴里抠挖,而且甚至连鸡巴都掏出来了,直接在晴姐两瓣湿漉漉的阴唇上磨蹭?

  而此刻,显然刘满贵的肉棒被晴姐给掰住了。

  随后,好似是晴姐松开了手,因为我明显听到了刘满贵心有余悸的呼气声。但很快,就又听晴姐冷声气愤道,「你还摸?」

  「唐姐,求求你让我再干一次吧!我过来时吃了药,如果火没泄完的话,那种痛苦你是知道的……」没想到刘满贵淫邪的念头依然未死,声音里充满了火急火燎。

  我说这刘满贵怎么这么厉害,这么精虫上脑,原来是吃了药?

  而厨房那边,晴姐似乎是犹豫了会,清冷声音听上去已经没有刚才那般无情了,「啊啊……活该,谁让你吃药了?」

  从晴姐这声呻吟中就能够听得出来,刘满贵的手仍然在晴姐身上作怪,而晴姐并没有阻止。

  「我这不是想多来几次吗?」

  「嗯……射了……嗯嗯……射了三次还不够?」

  「唐姐,其实在我将江导联系方式发给你后,我就知道这很可能就是我们最后一次好了。你想一想啊,等江导对外宣布演员阵容后,你就会被各界关注,包括那些烦人的狗仔。而到时候,你会被更大的经纪公司签入,你的个人资料、荧屏形象等等也都会被他们重新包装,从而告别现在以及以前的一切。」

  「嗯……」晴姐这时发出这样一声细长的喘息,或许是情动了,也或许她正在听着。

  「所以唐姐,求求你,就让我再干一次吧!就最后一次!以后我再也干不到你了啊!」

  就在刘满贵喘着粗气、急不可待的这声刚刚传来,我紧接着就听到了一声不太清晰的「噗呲」一声。

  「啊……」伴随着晴姐这惊慌的轻哼。

  「哦哦嗯嗯……嗯嗯啊啊……」

  旋即,是强有力的「啪啪」声此起彼伏。我知道,两人这下是真的又干起来了。

  尽管晴姐这段时间表现的一直都很强势,都很清冷,甚至都很威严,但此刻一旦被刘满贵强行插入,还不是照样撅着屁股,被刘满贵从后面干得毫无办法?
  不,是有办法的吧?只要晴姐反抗,就凭刘满贵那黑瘦矮小的身体,根本就不可能得逞的吧?

  然而事实是,晴姐根本就没有反抗。别看她嘴上说的光鲜,样子摆的威风,可身体却很老实。

  「拔……嗯嗯……快拔出来……」晴姐这声,也不知是呻吟还是厉斥了。
  「哦哦……唐姐,别乱动……快扶好灶台……一会儿就好……」

  「嗯嗯嗯嗯……你……啊啊哦哦……快停下……啊啊啊啊……」

  「嘿嘿……进都进去了,还怎么可能停下……又怎么可能拔出来……哦……好爽……」

  「嗯嗯哦哦……」

  晴姐不说话了,只剩下了这断断续续的呻吟,听不真切。不过就在我细听之时,没过多久,就又听晴姐道,「嗯……你要做也可以……嗯啊……但必须得把套子戴上……」

  怎么,刘满贵又没戴套?没戴套子就直接插进去了?不过这都已经插了好几百下了吧?这时候才让戴套有用吗?

  如果我没记错,前列腺液也是有几率可以令女人怀孕的。而此时此刻,两人交合处,刘满贵的肉棒肯定早已沾满了淫液,龟头溢出的精水随着抽插也肯定流至了晴姐的小穴深处。

  「唐姐,你就满足我最后一次吧……让我的大鸡巴再感受一次被你小穴肉壁紧紧包裹的快感……」

  「哦……就这样……你小穴里好紧……好热……真是太爽了……大鸡吧好想一辈子就这样呆在唐姐的小穴里啊……」

  刘满贵下流外带着诱惑的这番话,让我波澜不惊的心竟又生起了一丝涟漪。
  「嗯嗯……你别说了……啊啊啊啊……绝对不行……今天是危险期……」晴姐喘息道。

  我几乎可以想象的出,一头长发的晴姐此刻肯定杏眼微张、双眸含着水光的双手撑在灶台前,高挑修长的双腿极尽地屈膝,睡袍被掀到了腰际,光溜溜挺翘的美臀高高翘起,被男人粗黑的肉棒使劲插弄,没有一点反抗的余地,被干得娇吟连连。

  而男人的手,铁定也不会闲着,肯定会从晴姐睡袍下摆伸进去,在领口处若隐若现里,随着肉棒的抽插,那双黑手揉捏着晴姐雪白饱满的乳房。

  而这时候,晴姐却说了句,今天是危险期。

  危险期,我不禁想着,晴姐这个骚货如果被刘满贵干怀孕的话,那就好了。
  很显然,接下来刘满贵兴奋了,甚至连我都有些兴奋了。就听厨房里刘满贵道,「没事……我还没那么早射……唐姐,先让我就这样干一会吧……哦哦……好舒服……等要射时我再拔出来……」

  等等,要射时再拔出来?

  我不禁嗤笑,这样的鬼话,傻子才信吧?

  「嗯嗯嗯嗯……嗯嗯啊啊……」

  然而,令我瞠目结舌的是,晴姐竟然不再说话了,好似已经默认了刘满贵的鬼话似的,只剩下了这「咿咿呀呀」的呻吟。

  看来无套插入,晴姐也是很舒服的,被干的很舒服?

  厨房里,接下来就只剩下了肉体交接的「啪啪」声,以及晴姐的细长呻吟与刘满贵舒服的喘息。

  「啊啊哦哦……好深……好烫……啊啊啊啊……」

  听得出来,刚才还无比强势骄傲的晴姐,如今这么快就已经完全陷入了被肉棒抽插的享受之中。

  就这样干了有十几分钟,中间肉棒抽插的「啪啪」声一直响个不停,只不过时而轻缓,时而急促,并伴随着晴姐「嗯嗯啊啊」的呻吟。

  想刘满贵的肉棒都抽插了这么长时间,晴姐全程除了享受般的呻吟外,竟然一点儿也不担心刘满贵会射出来?

  「嗯嗯……去卧室……」

  只是忽而,厨房里响起了晴姐这样一声,带着迷离慵懒的口气。

  「啪啪啪啪……」

  然而听得出来,刘满贵的肉棒依然还在抽插。

  「说了去卧室……嗯嗯嗯嗯……先拔出来啊……」

  「嘿嘿唐姐,就这样边干边走过去呗……哦哦……骚水又流出来了,烫的我龟头好舒服……」

  「嗯嗯……你呀——……」

  厨房里,晴姐这嗔怒般的一声,我就好似看到了曾经,晴姐那张清冷玉肌般的美丽脸颜就在我的眼前,狭长的美眸似羞似怒,一句「你呀」饱含了无尽的嗔怪和深情。

  而此刻,晴姐却对那个又黑又瘦,像个猴子一般的丑陋男人也说出了这般的情话,而且还是面对男人这几乎变态的性爱要求时。

  下一刻,我就听到了厨房里渐渐响起的脚步声,和从未停歇过得「啪啪」肉棒抽插声以及晴姐的呻吟。

  「啊啊啊啊……慢点……让你慢点啊……」

  听得出来,脚步声很吃力,足足过了有半分钟,我才见到一袭睡袍的晴姐从厨房里缓慢走了出来。

  只不过晴姐身后还紧紧贴着一个男人,一个黑瘦矮小的男人。晴姐睡袍已经被身后人掀的凌乱不堪,一头长发飘洒的晴姐半弯着身子,曲着修长的美腿,胸前睡袍领口大开,可以看见其中一双黑手正用力握住晴姐那一对乳房,狠狠抓捏着。

  而晴姐整个下身都暴露无疑,腿根部位稀疏的阴毛丝毫毕现,亮着水色光泽。从我这个角度看去,刚好可以看见晴姐秀美的腿间深处,一根又黑又粗油然发亮的肉棒,正在依稀的水声中不断撑开两瓣亮晶晶的阴唇,进进出出。

  「嗯嗯啊啊……」

  晴姐仰着白皙的颈项,小嘴微张,呻吟不停。而脚下则迈着小碎步,一步一挪,正在向我隔壁的卧室走来。

  而随着她的走动,牵动住腿根部位,使得身后男人的肉棒不能很好的抽插。于是男人阴笑一声,顶在晴姐翘臀上的阴部,顿时加强了力道。抽插之间,晴姐再也不能迈出步伐,只管扶住身边的墙壁,身体被干得不住晃动,抑制不住的呻吟变得更大声了。

  「嗯嗯嗯嗯……先别插了……快不行了……啊啊啊啊……」

  两人的这幅光景,我只见到晴姐侧身伏在墙壁上,臀后被肉棒抽插的臀浪滚滚,胸前睡袍鼓胀胀的,依稀可以看到男人的手正在玩弄晴姐那对浑圆饱满的乳房。

  而听到晴姐这么说,刘满贵竟然真不插了。但看两人下体连接处竟没有一丝间隙,那应该是刘满贵将整根肉棒都插在了晴姐小穴里。

  整根肉棒都停留在晴姐小穴里,动也不动,那又是种怎样的感受呢?

  但看晴姐此刻那双享受般含水的眸子,那应该是很充实很舒服的吧?

  眼下,晴姐眼见刘满贵真的停下了抽插动作,她性感的薄唇微张,喘息片刻,这才继续走起来。

  「啪啪啪啪……」

  可是晴姐这才刚走出几步,身后刘满贵竟又开始了抽插。

  「你还插!」

  晴姐顿时回头,秀发披散下来,她恶恨恨瞪了刘满贵一眼,表达自己的不满。
  「啪啪啪啪……」

  「你……嗯嗯啊啊啊啊……」

  然而刘满贵还在义无反顾地插着,晴姐顿时再次仰头呻吟出声。但随着抽插速度越来越快,晴姐眼中的锋芒不由渐渐黯淡,转而再次变成了迷离和欲望。
  又这样被插了有数十下后,晴姐终于认输般地低下了她那高贵的头,长发一股脑儿倾泻下来,发丝摇摆里,「咿咿呀呀」呻吟声中,晴姐开始任由刘满贵插着。

  两人就这样,插一会走一会,当经过沙发前的茶几时,被干到快要泄身的晴姐,樱唇里突然吐了声「安全套」便艰难走了过去。

  「嗯嗯……满贵……把套子戴上……我们再做……」

  晴姐好不容易才从茶几上取过安全套包装盒,但见到里面就只剩下了最后一个时,她愣了愣,旋即呻吟道。

  「不是吧唐姐……都这个时候了……还戴套?」刘满贵显然很不情愿。
  「唐姐……别戴了吧?我保证不射进去还不行吗……再说这样无套直接干,你不也很爽吗……」刘满贵还在谆谆诱导。

  就在我想着以晴姐对刘满贵的放纵态度,就算到时候刘满贵真的无套射进去了,晴姐也不会真正怪罪的吧?

  所以晴姐还会像之前一样,半推半就的就让刘满贵无套在她小穴里干个爽,直至在她子宫里射出精液?

  「嗯嗯嗯嗯……不行……真的会怀孕……嗯嗯啊啊……」

  然而晴姐的回答出乎了我的意料,似乎在戴套这个问题上她很是坚持。
  「啊啊啊啊……你干嘛……快停下来……」

  只不过很快,刘满贵好似受到了晴姐话中怀孕这个词的刺激,他低吼一声就从晴姐胸前的睡袍下抽出了揉捏乳房的手,转而扶住了晴姐的翘臀,将晴姐的上半身压下去,狠狠插弄。

  好似要最后享受一次无套插入的那般销魂感觉。

  就在晴姐被干得娇喘连连,手中的安全套都快要拿不稳时。刘满贵最后一次猛插到底,感受着小穴肉壁包裹棒身的紧实感,深处淫水淋在龟头上的酥麻感,他这才「噗」的一声拔出肉棒,恋恋不舍又像是感慨道,「如果唐姐真能怀上我的孩子,那该多好啊……」

  说着,刘满贵将全身酥软的晴姐翻转过来,挺着一根粗黑坚硬的肉棒对晴姐道,「戴套就戴套,不过要唐姐你帮我戴才行!」

  晴姐这时已经跪坐下去,睡袍凌乱不堪,雪白的香肩与双乳,都看的清清楚楚。听到刘满贵的话后,她修长的双腿跪在刘满贵面前,本是清澈明亮的那对漆黑眸子,如今却已经变得迷离含春。当她看见刘满贵胯间的那根粗黑昂首、气势汹汹的大肉棒时,特别是肉棒上还沾染着亮莹莹地淫水,黝黑的棒身泛着热气,一跳一跳的,她顿时双眼溢出了水来。

  「嗯……」

  晴姐那张清冷骄傲的脸颜上如今已经写满了欲望,她情不自禁再次发出这样一声呻吟。只不过这声呻吟,显得极为魅惑人心与悠长。

  「欲望,总有一天会毁了我啊……」

  当下,在我的震惊里,就听晴姐呜咽了这么一句。然后就见她低下了头,一口就含住了刘满贵胯间怒挺的肉棒龟头,毫不在意龟头上还沾染着她小穴里的淫水。

  我知道,晴姐被性药所改变的敏感体质已经到达了极限,这下她就要彻底放开了。

  「嗯嗯……好大……好想要……」

  刘满贵的胯间,晴姐轻哼着,小嘴越含越深,那根粗黑令人作呕的肉棒正在晴姐的樱唇前一点点消失。

  「嗯嗯嗯嗯……」

  而我看到,晴姐的玉手,一手竟在揉搓着自己的乳房,而另一手,竟已伸到了腿下,想必是在抠挖着自己早已泛滥的阴道。

  就这样含了一阵,晴姐这才恋恋不舍地吐出肉棒,转而拿过安全套,将之放置在了自己嘴里。

  旋即,令我大开眼界的时刻到了。只见晴姐张开樱唇,牙齿抵住安全套口,对准刘满贵的肉棒后,一口又将刘满贵热腾腾的肉棒给缓缓吃进了嘴里!

  「嗯嗯……」

  随着晴姐将刘满贵肉棒吃的越来越深,安全套也渐渐被套了上去。

  「呕……」

  而直到晴姐已经翻起了眼白,鼓胀的小嘴中肉棒实在无法再深入时,晴姐这才干呕一声,将肉棒给吐了出来。

  然而即便如此,刘满贵肉棒上的安全套,也还仅仅只是套上了三分之二而已。
  这么长的肉棒……

  晴姐眯起水波荡漾的眼睛痴痴盯着,再次张口将肉棒前端含入,一阵亲吻舔弄。而双手则放到安全套上,将安全套轻轻给捋了上去。

  「嗯……」

  做完这些,晴姐又含了会儿肉棒,这才满意的吐出来,顿时戴上安全套的肉棒沾上了满是亮晶晶的口水唾液。

  晴姐这时抬头瞥了刘满贵一眼,那一眼,满是熟女的欲望与风情。

  「满贵,快插进来……」

  就在我啧啧称奇时,晴姐已经起身搂住了身材矮小的刘满贵脖子,胸前一对坚挺饱满的乳房紧紧贴在刘满贵的胸膛上厮磨着,晴姐在刘满贵耳边吹气道。
  刘满贵受到这般刺激,顿时胯下坚硬异常,但他却不知在想些什么,竟然憨厚道,「唐姐,咱们还是先去卧室吧……」

  「别……唐姐现在好想要你的大鸡吧……快插进来……我要你边插我——边进去……」晴姐继续在刘满贵耳边吹气道,只不过说到最后,她美丽的樱唇竟已经贴在了刘满贵肉瘤般的耳垂上,轻轻舔弄起来。

  我看得目瞪口呆。

  「哦哦……」

  刘满贵再也忍受不住,舒爽叫出声,就见他两手抱起晴姐那双修长紧实的大腿,本就隔着睡袍紧紧抵死缠绵的两人下体,在晴姐迫不及待的帮其撩开睡袍之际,刘满贵怒挺起肉棒,「噗呲」一声,就插进了晴姐那无比湿热的小穴之中。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观阴大士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